契疵梅製器

*刀劍亂舞*
非常雜食!各種可拆可逆!雖然不是全部都可以。
*金光布袋戲*中的#軍兵#很喜歡
*獄都事變*偶爾會想到,吃田平、斬佐。其他看情況

明天還要早起呢,不過這也別管了。

我啊,最近又追回來金光布袋戲。

有追蹤我的人或可知道我寫過一些莫名其妙關於金光布袋戲的文。

先不要吐槽上面那句沒斷句,總之上面都是廢話。

縝硯好萌啊!!!!!!!!

快、快停下啊我的腦洞!!!!!!!

寫文與腦洞雜談

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看。

不過我還是說吧。

我在拿到日本號或是腦洞大開之前都不會再更文了。

拿到日本號我會更一篇肉文。

腦洞有,其實就是一系列思考下的結果。

一個簡單的問題,刀劍們在本丸的日子裡,頭髮和指甲會不會長?會不會有排泄物?

如果不會,那身體自然不會有任何的變化。

如發燒、感冒、著涼等。

傷害應該是只有手入的系統可以修復。

但如果是這樣會很沒戲(是你沒腦

那麼,幾個簡單的假設。

比如說...

假設刀劍們愈來愈適應人的樣子、愈來愈像人,他們身體就會有變化。

頭髮會長、指甲會長。會感冒、會生病。

有了這個假設後面有更多玩法,像是發生異變之類的。

重點在一個「變」字...

煮肉湯,那一回事

這是個機會成本的問題。

如果給你看一篇文章的時間做為寫肉的素材,你要看衛教文章還是肉文?

理所當然是後者吧!

但是我選前面那個...帶著一種"神父就是要用傳教式吧"的心情丟了關鍵字查了真實的狀況。

阿,全部都看完了。

感想?

肛(怕被和諧擋一下)門果然沒有這樣的功能阿....

前(和諧)列(和諧)腺真是神奇!!!

帶著修行的心情研究怎麼燉肉湯是不是搞錯了甚麼!?

【日壓切/にほへし】小段子

內容物如下:

全程繁體字

ooc機率極高

以上都可以接受嗎?

那本文開始囉?

--------------------------------

帶著滿身的疲憊走進房裡,長谷部隨便找了個角落,靠著牆坐下來,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回來啦?」

在昏暗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依稀看得見那人朝他走來的輪廓。轉眼間已來到他身邊。

那人很自然地摸上他的臉,感嘆地說:「看起來很累阿。」

把頭靠在那寬闊的肩膀上,闔上疲累的雙眼,安心地出一口氣。

「祕寶之禮...。雖然就像演習一樣,不會真的受傷;也不會真的死去...。」

「會累那就是真的吧?就算不會死...。」

「嗯,我被調換下來了。」長...

沉迷於長谷部之不可描述&祕寶遣返之火

別誤會標題,我真的只是想說不知不覺中就喜歡上長谷部這件事而已。

到底怎麼喜歡上的我也不清楚阿!!!!!

官方的圖鑑中,某張他撩起長袍的圖(解除武裝狀態)真的很....讚阿。

然後他那個腰封(對那個長得像是腰帶的東西)真是....哇(。

那個吊帶襪....哇...

在打文的當下我在祕寶被遣返了

e04

被第四隊的槍完之後,只剩下極化的青江。他努力地給我拚到王點還真劍了。我相信這真的不怪他。

算了講結論吧,在王點敗北還是算被遣返,樂器都要被收回去。

日常任務:淦你新團隊(1/1)達成


雖然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這裡,不過...

我正在寫文。

打祕寶太無聊了。我也讀不下書。...

【日壓切/にほへし】解(番外/家長會)

內容物如下:

全程繁體字

ooc機率極高

以上都可以接受嗎?

那本文開始囉?

[1] [2] [3] [4] [5] [6] [7] [8] [9]

--------------------------------

看這樣子,像是要辦茶會。

桌上招待著茶水。旁邊擺放著許多看起來很舒服的軟墊。

各人入座後,這才有人覺得不對勁。

「所以...你為什麼在這裡?」博多看著長谷部提出質疑。

「不歡迎阿?」日本號手搭在長谷部的肩膀上回道。

「這是...本末倒置?」小夜問。

「對的小夜!就是這麼回事。」...

【日壓切/にほへし】解(完)

內容物如下:

全程繁體字

時間設定在黑田家回想二之後

長谷部有自殘傾向

ooc機率極高

以上都可以接受嗎?

那本文開始囉?

[1] [2] [3] [4] [5] [6] [7] [8]

--------------------------------

真是熟悉的一幕。

盛開的紫藤花如布幕般垂下,恰到好處的遮住一部份的日光。隨風飄散起舞的花瓣、閃爍不定的光點在他面前的美人身上增添幾分姿色。幾分陰影,他看不清對面那人的表情。

長谷部先起了頭。

「上次...。」

他頓了一下,像是在思索適當的用詞。

「...

不論是否有心,一切皆是故意。【日壓切/にほへし】解(後記)

本來我想過,在後記要說處理傷口的一些事情。因為我也算有點經驗?

原稿中有一段我安麗大家白藥水的好長一段,我全刪掉了。

為什麼白藥水不適合大傷口?據說是因為有血管收縮劑,所以其實是不適合太深的傷口才對。當初我出車禍愛死它了。雖然比較貴。

想寫這篇文章果然是因為黑田家回想之二的MMD。

詳見此處: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7592092

就是被它感動,才有了這篇文。


好的,那來說說本文中的長谷部吧!

一直只寫"長谷部",以及讓其他人用這樣的稱呼,是他自己就說過不喜歡的緣故。既然他都不喜歡了,那就叫他長谷部吧!

一開始我...

【日壓切/にほへし】解(再續/後五周)

內容物如下:

全程繁體字

時間設定在黑田家回想二之後

兩人沒有在交往

長谷部有自殘傾向

ooc機率極高

以上都可以接受嗎?

那本文開始囉?

[1] [2] [3] [4] [5] [6] [7]

--------------------------------

「他意外的很聽話阿。」聽完事情經過,博多做出這樣的回應。

「你說的是誰?一上戰場就化身狂犬的?」日本號苦笑著說。

「所以我說是意外。應該沒有那麼簡單。」博多搖了搖頭。

想想也是,不可能會那麼順利。

「...慢慢來得好。」小夜手上捏著柿子,緩緩地說。...

【日壓切/にほへし】解(再續/後四周)

內容物如下:

全程繁體字

時間設定在黑田家回想二之後

兩人沒有在交往

長谷部有自殘傾向

ooc機率極高

以上都可以接受嗎?

那本文開始囉?

[1] [2] [3] [4] [5] [6] 

--------------------------------

在不短的觀察時間中,日本號知道長谷部並不是不懂如何生活。

他總覺得,還差了最後一步。那也是最關鍵的一步。

他看不透長谷部的苦惱和悲傷。

反覆確認過了那些知識,他知道自己必須小心翼翼、步步為營。

不大明白自己懷著甚麼樣的其他心思。不過他認為,那是現在的長谷部...